幻灯四
幻灯三
幻灯二
幻灯一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在线访谈 > 就业创业 >
美军推演中美战事:用2030年的技术打2020年的中国

近日,根据美国空军消息人士在《国防新闻》网站上撰写的一篇报道,首次披露了美国空军一场于去年年底举行、以西太平洋某热点海域为中心实施、想定的作战时间在2030年的作战兵棋推演。按照这位消息人士的话来说,在这场想定发生在2030年的推演中,美国空军经过苦战、动用了其手头的全部高性能战术兵器、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后最终取得了一场“皮洛士式的胜利”。这位消息人士宣称,虽然美军在这场“2030年的冲突”中战胜了假想敌中国,但在战略上并未获得太多的红利,故而,“这场冲突没有赢家”

美军推演中美战事:用2030年的技术打2020年的中国,惨胜?

 

美军这场“架空版”的推演,就这几天看到的情况,除了极少数的兵棋爱好者,大多数军迷都觉得有点“不靠谱”:

有些军迷觉得兵棋推演这种形式本身就不靠谱,毕竟对于一场兵棋推演来说,导调部的因素多少会在推演结果上占据比较大的权重;

有些军迷则嘲笑这场“2030版推演”给美军“开了外挂”,搞出来一堆目前还在纸面上、处于PPT状态的武器,认为有这种“金手指”,那美军当然是战无不胜了;

还有些军迷则干脆指出,美军这是打算用“2030年的美军”跑去打“2020年的假想敌”,在存在10年的技术差距下这美军都只能堪堪获胜,要没有这10年的技术差距,美军也就不用打了。

美军推演中美战事:用2030年的技术打2020年的中国,惨胜?

 

兵棋推演不值一提?

那么,这场“2030版推演”的实际情况到底如何、真的如很多军迷想的那样没啥用处、美军全程“开了外挂”吗?大伊万觉得并非如此。

美军推演中美战事:用2030年的技术打2020年的中国,惨胜?

 

咱们先从兵棋推演的形式和效用来看好了,其实北约式的“兵棋推演”和苏式的首长军事机关司令部演习的形式是差不多的,在演习模式上都采用作战方案论证、图上作业推演、演习结果讲评等形式进行,无论是“兵棋推演”还是首长军事机关司令部演习,对于单件武器装备、分队一级作战单位的作战模式和战斗效率等都有明确的量化,便于确保推演结果的真实性;

美军推演中美战事:用2030年的技术打2020年的中国,惨胜?

 

而从“兵棋推演”的实际效能来看,起码美军近些年来利用手头的兵棋推演系统,成功地研发出了多项可以实际运用的战法,如由兰德公司主持的、几乎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积分卡推演”,美军正是基于这一推演的结果在西太重点地区开始使用机动部署模式配置、运用兵力,“快速猛禽”战术也是在这一推演中逐步成熟的。

因此,刨除部分小国过家家式的、儿戏一样的、动辄打出匪夷所思结局的推演,美军这种军事强国所实施的“兵棋推演”,是具有极强的象征意义、也值得我们认真加以对待的。

“2030兵棋推演”的重要细节

既然如此,美军在此次“2030兵棋推演”中,到底投入了哪些“新装备”、运用了哪些“新战法”、又有哪些细节值得我们注意、整场推演真的是靠“穿越者”在对付美军的主要假想敌吗?

美军推演中美战事:用2030年的技术打2020年的中国,惨胜?

 

投入了哪些“新装备”


咱们先说第一个问题好了,尽管目前网络上对于整场推演的描述还比较支离破碎,但是,经过和朋友的讨论,从中提取出了这场推演之于美军非常重要的几个装备要素:

美军推演中美战事:用2030年的技术打2020年的中国,惨胜?

 

首先是“参战”的美军动用的大型战斗兵器、单件技战术装备依然以现有或正在试验的装备为主,并未出现严重脱离实际情况的“超级武器”:

从大件战斗兵器的角度来说,按照美军的推演思路,是将今年刚刚装备部队的F-15EX型战斗机和实施改进升级的B-52H型战略轰炸机拿来承担防区外攻击使命,主要的投射手段则是准备在2025年加入现役的AGM-183A“ARRW”;

而将F-35A型战斗机作为主要的前线防空、战场遮断与反弹道导弹(很迷)的手段,至于KC-46型加油机和E-3预警机、E-8型战场控制飞机等支援机,在演习中也分别承担了自己的既定任务,只不过部署得比较靠后。

美军推演中美战事:用2030年的技术打2020年的中国,惨胜?

 

值得一提的大型战斗装备主要有如下几种:

第一是美军在此次推演中居然并未加入F-22型战斗机的因素,而恰恰相反,F-22型战斗机被认为“不适宜作战”而遭到扬弃,预定由F-22承担的攻势制空、防空拦截等任务被交给了美军目前正在研发的“第六代战斗机”NGAD;

美军推演中美战事:用2030年的技术打2020年的中国,惨胜?

 

第二是美军大量运用了诸多非常规手段来实施防区外攻击任务,甚至包括可以从运输机尾部舱门上抛射、在空中点火并实施攻击的高超音速飞行器,这些导弹可以由C-130H和C-17A型运输机携带,有利于提升西太美军兵力的生存力和灵活性;

美军推演中美战事:用2030年的技术打2020年的中国,惨胜?

 

第三是美军参战部队被设定为已经完成了数字化升级、具备了“联合全域指挥控制”数据链和作战网络能力,当然这也是为了兼容美军此轮“大国竞争”军改而必须完成的改革事项,在完成这一升级后,美国空军的战区、战役级数据网络理论上可兼容更多的装备、甚至直接兼容制导弹药,从而发挥出更强大的整体战斗效能。

第四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美军在此次演习中运用了高频次的无人作战力量:

一是承担在西太平洋“前沿战略地带”和“后方战略地带”之间机动配置、为前出或后撤的战术机群实施空中加油的无人加油机;

二是在“前沿战略地带”呈疏开配置、作为主要ISR/ELINT(态势感知)节点存在的无人侦察机或无人战场情报飞机;

三是配合NGAD型制空战斗机、F-35型“前线战斗机”作战的“忠诚僚机”;

四是被战略轰炸机、打击战斗机大量携带并在空中投放,可以执行主动干扰任务和直接打击任务的小型空射式诱饵(MALD)和巡飞弹

美军推演中美战事:用2030年的技术打2020年的中国,惨胜?

 

而通过如上的分析,我们完全可以看出,美军在此次“2030年推演”中使用的主要作战装备型号,有相当一部分都是现役的、或者已经在美军预定的研发项目当中、在2030年前理论上将形成战斗力的装备,真正“前途未卜”的型号在大伊万看来,也只有被作为制空战斗机使用的NGAD这一个型号。而这么一个型号也不是完全无法被替代的,毕竟被美国空军视为“不堪大用”的F-22A型战斗机,即使到了2030年,如果能够按照当前的“增量”升级计划实施持续升级,对于其主要假想敌的空军而言,也依然是一个实力足够强劲、威胁巨大的对手。

兵力部署

尽管在动用的武器装备方面算不得多“科幻”,但参战的美军在兵力部署、兵力运用、战术战法上,还是颇有想象力的,也基本上力所能及地避开了在西太平洋海区趋势已然十分明显的几个“大坑”:
在兵力部署上,美军除了采用兵力机动部署和配置模式、将主要的作战力量投入战场,还打算在第二岛链海区的部分小岛上抢建临时野战机场,甚至打算战时出动特种部队抢夺部分小国的民用机场供战机应急使用。相对而言,尽管美军依然试图确保作为主要战役支撑点、主要进攻发起点的数个重要战略空军基地的安全、并为这些基地提前部署了陆基甚至空基反导系统(据说靠F-35战斗机携带,个人认为不太靠谱)。

但是,这些固定式的、极其容易成为集火目标的机场在美军的战役设想中,作为战役资源的权重有一定下降。此外,美军还预备在可能成为预备野战机场的飞行区预先储备一定的航材、燃油、武器、饮用水等物资,据说是美军通过推演认为,自己的运输力量在战时难以完成数量如此巨大、配置方式如此复杂的物资转运任务,且空中运输模式在战时也不安全,极其容易遭到攻击。

兵力运用

而在兵力运用上,“2030年的美军”呈现出如下几个鲜明的特征:

一是将信息化和新型数据链作为作战的前导性力量,毕竟按照美军推演推出的结果,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就是美军完成了信息化升级、“联合全域指挥控制”改革完成,可以更高效、更智能化地控制西太战区内的所有战术兵器甚至打出去的武器;

二是在兵力使用上具备高度的机动性,诸如战略轰炸机这种长程打击机种是从本土迈诺特基地出发、战略级别的无人机则从夏威夷甚至澳大利亚的基地出发,即使是作战航程相对有限的打击战斗机,也尽量从远离假想敌区域拒止火力杀伤区的第二岛链后方机场出发、或者在第一岛链到第二岛链以内的机场实施穿梭、随机选择起飞和着陆机场(更凸显出信息化的重要性);

美军推演中美战事:用2030年的技术打2020年的中国,惨胜?

 


三是以无人机、高超音速飞行器作为决定性的打击力量,前者可以承担部分高烈度、高危险性的对抗任务,且可以作为部署在“危险区域”的信息化节点,组成整体的战场态势感知网络。而后者则可以有效地发挥打击速度快、攻击距离远、突防能力强的优势;


四是尽量选择远离假想敌的火力优势区域,诸如有人作战力量尽量不靠近能够受到假想敌陆基航空基地、弹道导弹突击群、海军防空群等作战群威胁的区域,而是大量使用无人机进入如上区域、大量使用高超音速飞行器去“穿透”如上区域,从而更加凸显出了这两种“新质战斗兵器”的重要性。

战术战法

最后,在战术战法上,尽管目前没有多少细节能够证明美军在“2030年推演”中采用了何种具体的战术战法,但从美军在兵力运用上的某些特征里,咱其实还是可以管窥一二的:

一是可能会采用传统的先夺取制空权、尔后实施空地火力遮断的作战模式,只不过夺取制空权要靠NGAD这种机型、空地火力遮断则靠无人机蜂群和高超音速飞行器;

美军推演中美战事:用2030年的技术打2020年的中国,惨胜?

 

二是在对地攻击模式上尽量选择防区外攻击,攻击手段可能有几种,包括战略轰炸机和打击战斗机释放的无人机蜂群,这些无人机可以大量渗透进入假想敌防御纵深、用来打击主要作战节点。包括AGM-183A这样的高超音速飞行器,高超音速飞行器除了可以直接打击最重要的作战资产,在进行升级后应当还可以承担打击船团的任务,有利于美军直接达成作战目的;

三是可能会采取“分布式杀伤”的战法,倚靠大量任务通用的“射击器”作为火力投送端,诸如靠C-17A和C-130H携带AGM-183A就是比较明显的特征,有利于提升战术灵活性、留出更多作战余量。

 

“2030年推演”有多少值得咱们注意


那么,通过美军的此次“2030年推演”,有多少是值得咱们注意的呢?大概有如下几点:

一是美军已经对于西太海区“危险的海洋”的本质有了比较明确的认知,且正在做出快速反应、提出反制措施,对于咱们来说,无疑意味着不能躺在原先的“功劳簿”上睡大觉了,必须同样“快速反应”;

二是美军一如既往地采取“技术制胜”的策略,对于信息化作战装备和高技术兵器的重视甚至比历史上的任何时期都要强烈,甚至可以认为没有无人机和高超音速飞行器、没有新型的战区级数据链,就没有美军“2030年的胜利”,而这对于咱们来讲,自然也有必要同步推进新技战术装备的研发;

 

美军推演中美战事:用2030年的技术打2020年的中国,惨胜?

 

 

三是美军的快速转型步伐的确超出了大家的想象,美军作为一支善于学习、善于改进、善于自我革新的军队,在新体制、新模式、新战法的改进上,依然值得我们学习借鉴,美军总体上来说,也依然是一支值得尊重、不可小觑的作战力量。